首页 > 股票资讯

「期货配资」投机炒作路渐窄 牛散传统投机套利“招数”失灵

2019年11月23日

在A股投资演变人生中,有一批投资人或押注ST、或打板追涨、或博弈重组、或炒小炒新,赚取了高昂利润,成为不少人眼里的“牛散”。然而,自 期货配资2017年以来,牛散们现代的投机者对冲表现手法似已“失效”。

  在A股投资演变人生 期货配资中,有一批投资人或押注ST、或打板追涨、或博弈重组、或炒小炒新,赚取了高昂利润,成为不少人眼里的“牛散”。然而,自2017年以来,随着A股消费市场总体投资、管控气氛的转变,牛散们现代的投机者对冲表现手法似已“失效”,期盼的投资利润被现实生活的买卖亏蚀所取代。需要反思的,不止是这些牛散,还应包括仿效上述投资对冲方法的为数众多中小股票。

  押注ST:发财无法“险中求”

  对专注于ST股投资的股票而言,2017年以来的投资之路可谓困难重重,牛散陈庆桃回应的理解应更加深刻印象。

  “赌性”十足的陈庆桃近期押注第三人是*ST海润,在该公司停牌前(截至去年2月5日),陈庆桃以1022.75万股的持股数位列*ST海润第六股权。虽不知陈庆桃明确买入时点,但由于*ST海润在停牌前倒数四日跌停,触及近年最低点,这意味着无论陈庆桃何时买入,目前为止都处于亏蚀稳定状态。

  押注绩差股、赌该公司重组自救是陈庆桃等“ST投资专业户”简单的投资演算。回看*ST海润,该公司目前为止的确已停牌宣布筹备重组,但停牌后该公司却连遭“死讯”打击,目前为止面临退市可能性。中国证监会在3月上旬宣布对该公司进行备案调查结果,上海证券交易所近来也对该公司和上任该公司管理层进行公开发表谴责。在此历史背景下,陈庆桃此番投资前途恐难悲观。

  从ST常林(已更名“苏美尔达”)到ST新梅再到*ST大控,细数陈庆桃2017年以来重点项目投资的ST股,基本上都处于“亏多盈少”稳定状态。细究其因,与整个消费市场气氛的改变由来已久。近年,随着并购重组、退市等一系列设施方针、明确规定的相继出台,ST海沟已日渐政治化。投资人出于规避潜在可能性、随机性等考虑,对ST海沟的炒作也日益慎重,“博傻”群体日益减少,“陈庆桃们”原有的投资想法入不敷出。

  “打板”追涨:投机者炒作路渐窄

  名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那些痴迷于“打板”(用经费去拉涨停板)追涨的牛散们 期货配资,近两年的那一天某种程度不好过。

  “2017年‘打板’难以做。”重庆专门“打板”买卖的老张告诉名记者,尽管时至今日在交易过程中积累了大量专业知识,前几年也因此赚取了高额利润,但踏入2017年却忽然发现,原有买卖方式已不赚钱。“虽然也有短期大赚的个股,但‘割肉’个案更多,总体一年算下来还是亏钱的。”

  老张奉行的就是“涨停板突击队”的投机者炒作方法。非常简单而言,就是开盘后凭感觉去寻找潜在知名度个股,然后借助经费绝对优势拉升股票价格吸引中小股票跟风,在停滞拉升(一日或数日)后,再将大量持股低位抛售给股票,借此赚取巨额利润。

  对于此类投机者甚至操纵股票价格的出现异常买卖行为,监管近年与日俱增打击查处幅度,以保护中小投资人权利。中国证监会后期对北三道控股公司涉嫌操纵次新股刑事案件的依法查处便是类似于个案。此外,上海证券交易所去年3月上旬也对董杰、孙煜、卢荣妹2017年以来通过盘内拉升股价或涨停板欺诈审批等出现异常买卖行为开出了“罚款”。

  在管控的低压下,“打板追涨”的投机者炒作之 期货配资路正越走越窄。

  “据我了解,国外从事‘打板’的二线游资2017年基本上都没赚钱,一是由于管控自然环境更加严,二是中小投资人在追涨亏蚀多次后变得更慎重,仍然一味。”一位从业多年的投资基金民众告诉名记者,在“打板”碰壁后,一些牛散也在转变投资价值观,试图买入期货或交易日进行中线投资。“当然,手痒时也会去做一下短线。”

  博弈重组:变量重重难如愿

  潜伏重组预想股,也曾是一些牛散的“独门剑法”。然而,随着近两年投资气氛的渐变、管控幅度的加大,尽管一些牛散“听觉”仍很敏锐,但其对重组预想股潜伏的实力却大幅提高。

  蒋政一近年仍然被视作押注重组股的“领军人物”。仅2014年以来,以蒋政一为推选的“吴氏三人组”便曾陆续押中金磊股权(旧称)、步森股份、万达信息3只具有并购重组预想的个股,潜伏命中率非常之高。

  进入2017年,在重组股筛选各个方面独具慧眼的蒋政一又在通达动力停牌重组前冲锋潜入。根据彼时重组计划,隆基泰和新世界发展拟股份160亿元实施借壳。但是,由于涉及房企借壳,该 期货配资计划一经披露便遭到不少人质疑,重组最后怀孕,通达动力股票价格也在复牌后一个多月内遭“腰斩”,蒋政一此役伤亡颇重。

  不止是蒋政一。多位投资基金投资民众告诉名记者,2017年以来博弈重组预想股的架构可能性就是变量太大。因并购重组特别是在是重组香港交易所相关方针定位日益严苛,香港交易所实施重组现在像过往那样能精彩“过关”,其中不少该公司的重组计划因存在缺陷难以回应监管问询而不得不提前终止。此外,在香港交易所长年停牌后,早前潜伏其中的经费特别是在是信托经费等也有意图变现的理智。

  基于此,回看今年以来终止重组的该公司,其复牌后股票价格多数下跌。近期个案当属狮头股份,该公司4月2日复牌当天即被巨额卖单砸至跌停板。

  有趣的是,面对重组类个股复牌后广泛不佳的表现,一些投资人已开始“怕”手里个股停牌。“一是怕搞不成;二是搞成了复牌也并不一定涨。”有投资民众称。

  炒小炒新:“画饼”想像无人应

  曾几何时,炒小炒新 期货配资(炒作小估值、炒作股本)也是一部分投资人信奉的投资价值观,但今天这一想法却慢慢得不到不少人认可。

  牛散周信钢,现在几年曾一度被视作炒作小估值公司股票的“代言”,因素在于其重点项目持仓个股中绝大部分来自于港交所。不过,回看其2017年所持有的港交所个股(如康斯特、德艺文创、容大感光等),总体股票价格都处于停滞震荡下挫行情,痴迷“小而美”的周信钢应伤亡极大。

  早前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周信钢便问到自己偏爱小盘股,在其看来,小估值个股虽色泽好坏不一,但一旦经过相关并购营运,将来成长内部空间相当大。今天看来,周信钢只看重了估值小而忽视了该公司的总质量。2017年以来,A股 期货配资投资人更为注重对该公司商业价值的挖掘,更为看重该公司的营业额纯度,因此个股分裂现像也越发显著,日益成熟期的投资人对于营业额表现肤浅的小估值个股正逐步失去浓厚兴趣。

  此外,一些投资人冲动炒作次新股的“社会风气”今年以来也略有收敛,近来养元饮料的发球局便显示出投资人对于次新股已变得慎重,仍然冲动跟风。

  牛散们投机者“招式”陆续失效,或许也在告诫广大投资人:远离“炒小、炒差、炒新”,注重商业价值投资,方可在投资干道上走得很远。

  【相关新闻报道】

  中国证监会一天内发四份罚款 剑指“牛散”操纵公司股票行为

  刘文金通过大额封涨停的操纵表现手法买卖6只股价,被中国证监会罚没3088.82万元;孟祥龙操作*ST三鑫股票价格,被中国证监会罚没4863万元;冯志浩借助经费绝对优势,欺诈审批涨停后撤单,操纵10只股价,被中国证监会罚没5407.41万元。

  牛散遭公司股票强制平仓

  牛散吕小奇曾一度野心勃勃想要约入股欧浦智网。孰料股票价格停滞下跌,吕小奇通过信托方案持有的股权被强制卖出。而在2月2日当日,这一主动减持还引发了核裂变,控股大股东的股权也遇到平仓可能性。该公司目前为止处于停牌稳定状态。

  文细棠牛散团的今生前世

  复牌后10个收市,9个跌停、1个涨停,这就是顺威股份近来的表现。造成这一切的因素某种程度是顺威股份终止根本性集团公司,还因为知名牛诗歌细棠被抓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